供应链融资支付专家
当前登陆用户:
退出

新闻资讯中心

票据资讯返回资讯中心

内控屡失控 浦发银行负重前行

  原副行长离任三年后于近日被查,让浦发银行自身的内控管理和经营发展情况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今年以来,浦发银行频频“出错”领罚,同时,该行风险抵御能力、盈利能力以及估值水平承压,在股份行中大有被后来者赶超的趋势,如何加强自身竞争力也成为浦发银行当前面临的重要考题。

  原副行长被查

  据上海市纪委监委11月2日消息,浦发银行原副行长穆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距离穆矢离开浦发银行已三年有余。

  从公开简历来看,穆矢曾在浦发银行工作长达十七年。2000年,穆矢加入浦发银行担任天津分行筹集负责人,随后历任浦发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天津分行行长、浦发银行总行风险管理总部总监。2009年6月起,穆矢任浦发银行副行长,2015年起兼任董事会秘书,2015年11月,穆矢去职浦发银行副行长,保留董事会秘书职务,2017年6月辞职离开浦发银行。而辞职后穆矢加入了万达金融担任副总裁。

  此次穆矢被查引起了较大舆论关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业内猜测其被查原因或与此前曝出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放贷案件有关。

  2018年1月,浦发银行因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领罚4.62亿元,受到重挫。而后,相关责任人员被追责,其中,2019年监管机构公告称,穆矢作为浦发银行时任副行长,因对成都分行授信业务及整改情况严重失察,被处以警告并罚款30万元。

  今年10月16日来自银保监会公布的消息显示,针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发生的违规发放贷款案件,已有311名责任人员受到浦发银行内部问责,多名中高层管理人员受到党纪处分,地方人民法院已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等21名刑事被告人作出判决。

  在“任内发生重大风险事件被查”的猜测声外,另有消息显示,穆矢落马或与其妻的私募生意有关。有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穆矢“做私募生意”的妻子也一同被调查。

  风险内控机制待强化

  穆矢落马原因未明的背后,此次原副行长被查事件也让浦发银行自身的合规管理和经营发展情况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今年以来,浦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频频因“吃罚单”见诸报端,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公开行政处罚信息不完全统计发现,开年至今,浦发银行总行及分支机构因同业、理财、信贷等多项业务违规,合计被罚超过3000万元。

  屡次被罚背后反映出该行在公司治理、内控建设等方面存在短板,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指出,作为股份制大行,浦发银行在同行中出错率偏高,从处罚情况看,问题是从上到下的。问题体现在分支行层面,但源头还是在总部。分支行权限以执行为主,主要还是总部的决策和纠错机制出现问题,不恰当的考核机制和业务导向叠加只决策不督导或者不恰当督导都会加重下面分支行的执行乱问题,反馈机制的不畅更是会使得问题走向严重化。

  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指出,浦发银行在合规管理上自我约束能力较弱,未来自控约束机制需要进一步强化,出现了风险事件后,更应在理念上对风控形成全面的足够认识。负责合规内控管理的部门需要有话语权,面临风险业务需要及时踩刹车。

  资料显示,浦发银行是1992年8月28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1993年1月9日开业、1999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行设在上海。至2020年9月末,公司总资产规模达7.67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实现营收1487.31亿元,同比增长1.6%;实现归母净利润447.42亿元,同比下降7.46%。

  Wi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归母净利润排名行业第9位,在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3位,前2位分别是招商银行兴业银行

  从估值指标来看,Wind数据显示,目前浦发银行市净率0.54倍,在37家上市银行市净率中排名倒数第5。

  “银行股市净率面临宏观经济压力,资产质量下滑、第三方金融科技竞争激烈的背景下,整体承受着较强的系统性压力,收入预期受到影响,市净率普遍偏低。而从个体来看,浦发银行盈利能力有下滑趋势,净资产收益率在银行中整体偏低,对其估值也形成压制。”王剑辉如是说。

  盈利能力待提升

  从近年间的盈利表现来看,Wind数据显示,2015-2019年,浦发银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61%、4.93%、2.18%、3.05%、5.36%。2020年前三季度,该行归母净利润未能保持个位数的增速,同比增长率为-7.46%。

  在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9月末,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1.85%,较去年末下降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9.38%,较上年末上升15.65个百分点。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二季末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平均为182.4%,其中股份制银行的平均值为204.33%。这意味着该行拨备覆盖率处于同业机构中的下游水平,并且在当前经济压力及银行资产质量承压背景下,浦发银行仍面临一定的拨备计提压力。

  浦发银行业务主要包括公司金融、零售金融和金融市场三大板块。从收入结构看,该行营业收入主要由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构成。2017-2019年,浦发银行利息净收入占比持续提升,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则有所下降。2017-2019年利息净收入占收入结构比重分别为63.4%、65.46%、67.57%。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分别为27.03%、22.83%、21.21%。2020年前三季度,情况有所变化,该行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1.49%、26.58%。

  廖鹤凯表示,浦发银行现在的收入主要还是利差支撑,体现了该行对公业务的强势和优势,而同时浦发银行意识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重要性,战略加强零售方向明确,强化数字生态发展也在推进中,只是这两块目前都还显著弱于行业龙头,且浦发银行面临着其他股份制银行追赶者的挑战。“浦发发展战略总体来说承接性比较好,但上层执行层面乏力,没有做出‘拳头’领域,且中途出错过多,对问题反应迟缓且反馈纠错机制较弱。若该行不敢大刀阔斧地改革上层结构,加强平台建设执行力,浦发银行将面临人才流失,进一步降低竞争力。”廖鹤凯如是说。

  王剑辉建议,该行还需要在深耕本地客户方面做更多的努力,毕竟浦发银行有上海、江浙地区强有力的深耕优势背景,应该多做文章,适当考虑将盈利能力较弱的地区和业务线“做减法”,先增强企业的盈利能力再考虑更多的拓展。


来源:北京商报



汇票助手 —— 专业、安全、可信赖,做您身边的汇票助手 立即免费注册
回到
顶部
在线
交谈